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自春的博客

人生如鼓 张弛有度 内外兼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《人物》2月号郭德纲访谈:聪明莫过帝王,伶俐莫过江湖  

2013-03-03 10:44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人物》2月号郭德纲访谈:聪明莫过帝王,伶俐莫过江湖 - 人物 - 《人物》杂志
 
“上下5000年很多故事是反复的,只不过演员的名字不一样。”

文|张捷 张卓

人物PORTRAIT=P
郭德纲=G

谈社会责任
还让我们担负社会的责任,你太高看我们了。我把这几百人管好了,我胜似他妈的西天取经。


“干我能干的事,不管我不能管的事”
P: 四十已过,春风得意,今后的人生追求是什么?

G:我这人说句良心话,你要说按阶段来讲,小的时候是争名逐利,你想十八九、二十啷当岁那会儿,正往这圈里扎,谁不愿意做一个大腕,一场挣多少多少钱,这是最初的想法。到后来现实粉碎了我这个梦想,那之后的想法就是求衣求食,求一温饱。我在北京真挨过饿,你说两天不吃饭这人活了活不了,还有病,发着烧,怎么办,都没有什么可卖的东西了,所以那段时间曾经想过,你说要真有一车祸得多幸福,死了就完了。所以那段时间对我来说就是能吃顿饱饭够多好。再到后来能说相声了,说相声还能挣钱了,我出门能打车了,再后来我买个车吧,很快乐。人就是在不断地满足自己。一直到了今天,你问我有什么追求,我也没有什么追求了,我并不是想要成为全中国说相声的领头羊,这个是个旗手,打死我都不愿意做。我就觉得这样就挺好的,现在,有个好身体,上有老下有小,能说相声,能唱戏,能说书,平时没事做做节目,就很开心了。干我能干的事,不管我不能管的事,不给自己和社会添麻烦。

P:什么是你不能管的事?
G:中国影视界的事我就不管了,就是相声界以外的事都不是我管的事,我管不了。我们就是普通艺人,能把自己的专业做好,能让自己使家人幸福,就是我们可以了,还让我们担负社会的责任,你太高看我们了。

P:当初温州动车事件你在微博上写了几句,你为什么会对那件事情表达一下感受呢?
G:
我写那几句话是表达我的一份情感。对与错,是与非,老百姓、有关部门人人都知道。但剩下的事远不是你一个相声艺人就能左右的,是不是?
公众人物他有必要承担一部分社会责任,但他不是万能的,他也不是炮灰,他也不是愤青,他也不是逞一时冲动要万古长青。首先你是一个普通人,公众人物你要干的事是什么?首先是你的专业,你把你的工作干好了,在这个业外的地方,我们对一些社会发生的事情是有必要发泄也好、表现也好,有一些自己的看法。但这个东西你也要说得很巧妙。我可以说,甭多,两句话我就能让人把我逮起来。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对不对?沽名钓誉嘛,可不就是沽名钓誉嘛?你是艺人,对不对?谁规定了出这么一个事儿之后必须得死3个艺人。哎呀这个事我很愤慨,然后我到衙门口自杀去了,对这个事有什么帮助吗?没有。对你有什么好处吗?没有。对你家庭负责吗?没有。你不撑的吗?没脑子呀。

P:你说部分地承担责任,有没有划分哪部分?
G:
这个就是根据不同的事有不同的表现方法,那是看你的智商够不够了就。

P:是不是还有一个情感的问题,比如这事我就忍不住,我从内心里就是想说、想做。
G:
对我们来说没有忍不住的事,有什么忍不住的事?没有忍不住的事。打小这么些年在这行业里混,没有忍不住的事。说一评书,3个月的故事,成千上万的人,每个人此时此刻怎么想的,怎么做的,他需要怎么说,他的嘴脸是什么样的,我们都研究透了。这行业不就是研究人吗?都琢磨透了之后你就会知道,噢,好了,就这样了。

“我不做害人的事儿就是为社会作贡献了”
P:你有没有感觉到,当公众人物对时事或者社会事件发表意见的时候,社会大众会有一种赞赏和鼓励的倾向。比如前段时间《XX报》事件,有几个明星发言,微博上大家立即对他们表示巨大的欣赏。
G:
2010年我们和某个卫视闹了一些矛盾,当地报纸每天以不同的形式骂郭德纲,《××报》骂得很精彩,就可以了,有这么一个事儿垫底我就知道你不是这么玉洁冰清了。你要听话就天天听话吧,你可以选择性地表现你的气节,我也可以做我自己的艺人。那些人只不过是没受过他们排挤的人,你说这个事我要站出来说是不是显得我很下三滥。这不就得了吗?是有个人恩怨,但也是我的个人恩怨,我知道你是怎么回事儿啊,对不对?你只不过是这一次没让强奸而已,你爽的时候你不也哭天喊地喊得高兴吗?我不理睬了就。再一个归根到底我们就是一相声艺人,我有个三长两短的我父母怎么办。

P:不同职业有不同职业的职责,当他不跨界的时候,没有理由去指责他。
G:
对,不要想得太丰富多彩,你想去吧,对不对?你说这主儿连晚饭都没有,他天天告诉别人你怎么生活、你要如何如何你的人生,那不扯淡吗?

P:公众人物一旦对公共事务发言,粉丝咔咔咔暴疯。
G:
那管什么用?买点粉丝不也一样暴疯吗?那能代表什么你说?就是谁疼谁知道,而且明天你枪毙了这帮人也不会去看你,他们会再去捧下一个人。关键一点,就是人哪,得聪明,你得知道你是怎么回事儿。你不能说人家告诉你,你现在说什么什么,我们就鼓掌,你说完,他确实也鼓掌,你枪毙以后,他们捧下一个人来说。他们老是鼓掌,但枪毙的可是你。

P:你当过炮灰吗?
G:
我7岁学艺,16岁干这个,这么些年什么坏人没见过,我不做害人的事儿就是为社会作贡献了。我要做的,我不想逞10个亿8个亿,没用。上有父母下有儿女,而且德云社还这么多人。别的艺人站出来说两句,闹一个封杀是他一个人的事,我这儿好几百人呢,还等着吃饭呢。我把这几百人管好了,我胜似他妈的西天取经。

“我老觉得我们是社会底层人士”
P:你的相声里有请喝茶吗?
G:
没有,我们知道艺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,你不要听别人撺掇。

P:有撺掇的吗?
G:
没人撺掇我,但现在这些孩子有人撺掇。我们这儿没有,我们这里都快成立党支部了。

P:比如说你徒弟说,师傅我要加一个段子,比如类似反日砸车啊什么的?
G:
我们会告诉他,什么对,什么不对,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。我们去后台特别在意这些,第一你所说的这些事情于事无补,你只是从一个哗众取宠的角度出发,为了成名挣钱,你不是说真正把这个事解决好。你以为两个说相声的骂两句日本人国家就富强了,那不是扯淡吗?你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出名吗?出名的问题不就是为了挣钱吗?你的本性不纯洁首先说。第二这个东西不延年。而且第三如果同行里有发坏的,给你往上一报,对整个班社以及艺人前途,都是一个损失,疯了吗?

P:那么相声的反讽、针砭时事的那个核是怎么表现的?
G:
你为什么就要非得针砭时事,中国相声存在150年并不是以针砭时事而存在,那些东西好比就是蛋糕上面的樱桃,有它你觉得蛋糕很好看,但是你摘了它蛋糕依然是蛋糕,可你那个东西只能称之为樱桃了,不是蛋糕了,你是卖蛋糕的,你不是卖樱桃的,那不是一个行当,你非要拿过来点缀一下,你是有目的的,也许你会得了名挣了钱,但也许你会倾家荡产、祸灭九族,对吗?会的。

P: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这其实是一种弱者心态,既然很容易就被捏死,所以干脆不招那个麻烦。
G:
岂有伶人颠社稷,从来奸佞误乾坤。其实艺人是弱势群体,有的人讲这个艺人一场演出挣我好几个月的工资,如何如何,那个跟这个两回事。同样的一个祸事可能你一辈子不会轮到,艺人可能一天轮三次。比如同样一件事情有关部门要整治的话,门口修车的王大爷这辈子都轮不到,你一天能被查三次,因为你是知名人士,就这么简单。我老觉得我们是社会底层人士。只有接触到事你才知道,你是郭德纲,比郭德纲强一万倍的人你也只不过是一个下九流的艺人,真的。事出了之后我们才知道,台上的花团锦簇根本代表不了什么,什么都代表不了,你只是一个臭说相声的。

“很遗憾我没有缘分见到这些高人”
P:你怎么判断人的动机?也许有人会感觉,你是不是把所有人都一棍子打死了,好像所有人都在沽名钓誉。
G:
不能这么讲,因为我不是都认识,有些问题我也只是知道、明白,我宁愿相信人家都是好意,忧国忧民,如何如何,我们宁愿相信这些都是好的,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大部分人是有功利心的。说相声这么些年,唱戏唱这么些年,这行就是研究人。人无论说话办事必有目的,这么多年下来真择一个人这个人万分单纯,他一心想如何如何怎么怎么样,会有,但是很遗憾我没有缘分见到这些高人,我所接触到的都是用花言巧语、激昂慷慨掩盖他的虚伪。这些年干这行当,一旦评书里面出现一千个人,就把这一千个人全想一遍,皇上此时此刻为什么要说这个话,他的表情是什么样的,他为什么会回头看看兵部尚书,尚书为什么会这样说。我要在不同的人身上活一圈,都转一圈。老话说得好,聪明莫过帝王,伶俐莫过江湖。我们接触坏人也多,外面正经的工作咱们不知道如何如何,我宁愿相信他们都是好的。但是艺人堆里面站出来大部分都是有目的的。比如咱们宁可相信十分之九是有目的,十分之一还是好的,咱们愿意相信这样,比例也就是如此了。曲艺界的没有一个是好的,说相声的什么激昂慷慨,上来就给一个大嘴巴,当时就能说实话。我们这行没有。

P:我理解,你所见的人,有人求名,有人求利,有人打着旗号不求名,不求利,其实也是求名,求利。那么你怎么看待超越性的行为,比如完全出于良知或者我的判断做某件事,回头带来一个利益的损失,比如拘留7天,我仍然还会这么做,甚至用中国的老话说“舍生取义”,比如张志新。而且《论语》中通篇都是在讲君子应当如何,这种超越性的行为。
G:
这个题目太大了。

P:回到刚才《XX报》的那个话题,我觉得有人可能会这么理解这个事:郭德纲被压制过,现在《XX报》被压制,其实你们面对的是同样的压力,这是超越个人恩怨的。德国新教教士马丁·尼莫拉有首短诗在网上很有名:他们抓共产党员,我不说话,因为我是工会会员。后来,他们抓犹太人,我不说话,因为我是雅利安人。后来,他们抓天主教徒,我不说话,因为我是新教徒……最后,他们来抓我,已经没人能为我说话了。
G:
你换个题吧,这个题第一是不好说,第二呢想说透了也不容易,第三个来说呢离着咱们这个主题稍微远了一点,你问点跟相声有关的事情吧,因为这个实在是,不好答,谢谢。

《人物》2月号郭德纲访谈:聪明莫过帝王,伶俐莫过江湖 - 人物 - 《人物》杂志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